优点点智能语音-今年要做1亿元的营收,飔拓如何在智能语音赛道上趟出一条路?

飔拓(武汉泰迪智慧科技有限公司)成立于2014年,公司主要业务是提供语音交互及理解的技术服务。

事实上,大概从去年这个时候开始,语音交互就成为了一个外行人看着热闹,内行人做着辛苦的行业,尤其是科技巨头纷纷进场,甚至亲自推出智能语音交互硬件产品,对行业造成了相当大的冲击。从资金、资源、生态等各个方面来讲,初创公司都很难有跑出来的机会。

不过,飔拓董事长李成华认为,只要在某一个或者某几个方面做好,就能够在行业里面有一席之地。

智能语音交互的趋势正在发生改变

李成华本身是韩国国立全北大学数据挖掘与机器学习方向博士,曾负责海信集团硬件智能化创新与数据挖掘的研发,而在创立飔拓科技之前,曾经任职京东深度神经网络(深度学习)实验室首席科学家,并参与了京东Jimi智能客服机器人的研发工作。

在当天深圳人工智能行业协会主办的全球人工智能创业者大会上,李成华在演讲当中分享了他对智能语音交互未来趋势的一些判断。

首先,是从近场语音到远场语音的改变。包括智能电视、智能音箱在内的一系列设备,语音交互的形式其实都更符合人的交互习惯,而3-5米距离的远场交互正好就是人们平时说话的适应距离。

其次,是单一交互方式向多元交互方式的改变。曾经的电视和音箱以按键作为交互方式,之前的趋势是从按键到语音,现在带的智能音箱又多了显示屏,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,随着越来越多的内容可以在同一个设备上提现,未来人们的交互习惯也一定会是多维度的。

其三, 语音交互会由通用化转向定制化。前期的语音交互硬件实现的都是通用化的功能,这是由硬件产品的目的决定的,它本身就是为了在大众普及语音交互的习惯。而随着市场发展,特定场景会产生不同的定制化需求,例如在送外卖、开车时用的耳机,医院、政府和商场中出现的服务机器人等,它们和使用者只需要完成业务上的交互就够了。

最后,是短期内非终端计算的趋势。简单来说就是,如果语音交互的计算平台都放在音箱上,时间周期上来讲是非常漫长的过程,而且成本很高。如果通过蓝牙或者4G、5G的方式将硬件与已有的计算平台,例如手机,联系起来,借用已有的计算平台完成交互,会极大的减少设备的

也是基于以上的判断,李成华和飔拓确定了自己在智能语音交互领域的位置和方向。

智能硬件是红海,但技术服务是蓝海

语音对话想要触达更多的用户,就必须要借助硬件载体,现在这已经是一个公认的事实。但目前国内语音对话硬件产品市场已经略显拥堵了,无论是BAT这样的互联网巨头,还是小米这样的硬件厂商,包括科大讯飞、云知声、思必驰这样的语音技术公司,都直接或间接的推出了自己的硬件产品,产品类型涵盖了智能音箱、陪伴机器人、早教机器人等。而无论哪个品类的产品,实际出货量都不高,也就是说,这个赛道玩家多,但赛道窄,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并不友好。

不过,李成华认为,尽管硬件的生意不好做,但为传统音箱和机家庭器人提供技术服务却还是一片蓝海市场。

以蓝牙音箱为例,其实在音箱行业,非智能、没有语音功能的音箱其实占绝大多数,而这部分厂家如果想要加入语音功能,记住研发语音技术是不现实的,因为一方面研发成本太高,另一方面自主研发时间成本不可控;而要添加语音模组,就是需要对产品进行大改,风险同样很高。

因此就需要一个能让传统硬件公司轻松转型、推出智能化产品的助力,这也是李成华给飔拓的定位。

在“技术服务商”的定位之上,李成华还有一个更加垂直的定位,那就是针对蓝牙设备语音交互对的技术服务商。具体做法就是飔拓会给很多蓝牙设备,包括蓝牙的耳机、音箱进行赋能,而所有的应用全部跑在手机端进行计算。

这一细分的角色定位,还意味着飔拓的位置将不会与现在大多数业内公司重合,甚至还有合作开拓业务的可能性。据了解,飔拓目前是百度DuerOS、联发科等公司的合作伙伴,同时与高通、思必驰联合推出了语音交互模组,此外还在智能家居控制上打通了小葱智能和京东智能的平台。

合作,将是飔拓接下来在智能语音领域的主要思路。

巨头不可怕,它们同样在推动行业的前进

现在,互联网巨头们对人工智能,尤其是语音交互领域的态度很清晰,那就是一定要在这场刚刚开始的竞赛中占据一席之地。

随着智能手机带来的流量红利触顶,这些互联网巨头们积累的用户数据也异常充实的,它们不得不为其积累的内容和服务找到一个新的流量出口。尤其是在经历多年的搏杀,所有人都担心错过一次风口,或者在丧失先机后受制于人。于是互联网公司们悉数到场,智能音箱,或者说新的硬件布局成为了大家不约而同的选择。

但这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不是一件好事。

阿里推出的天猫精灵价格可以低至99元的地板价,在一个“双十一”的促销中销量就突破百万;百度DuerOS平台开放免费应用甚至还发补贴,一年不到的时间了智能设备激活量已经超过 9000 万。更不要说这些互联网巨头们还把持着绝大多数的音乐、视频内容平台和打车、订餐、网购这样的互联网服务平台,这对于这场语音交互的争夺战来说都是可以凭恃的依靠。

不过对于这样的局面,李成华的看法很乐观。“市场还很早期”就是最好的保护,在这样的行业早期阶段,巨头们所做的补贴虽然抢占了市场,但同时也像肥料一样在把这片市场“催熟”。

另外,飔拓的业务其实和BAT以及科大讯飞这样的平台没有直接的竞争关系,它更像是一个军火商,而不是直接的战争参与者。

当问到公司收入如何的时候,李成华没有任何的犹豫和遮掩,“今年我们预计的收入有1到1.5亿元。”必须得承认,如果飔拓真的能实现这个数字,在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中这是一份不折不扣的“优等生”成绩单。